全国
省/直辖市
  • 综合
  • 找项目
  • 找资金
  • 找技术
  • 找资源
  • 三农交易
远觉南华宫断想
2022-06-30市县招商网

作为荣昌最后的南华宫,你应该披着瑰丽的新装,扬起如苍鹰翅膀般的飞檐,吞吐着络绎不绝的人群。

可是你没有。

宛如一位披着破烂衣服、佝偻着残躯的老人,你颤巍巍地屹立在我们的眼前。

不知何时长到屋顶的野花野草,似乎在倾诉着你的落魄与哀伤,正大门的木质墙面褪色得不成样子,却远远好过你右边那一堵用木工板遮遮掩掩的墙,唯独戏台下方的横梁上,那一长一短两幅木雕画,在一堆凌乱的杂物中凸显出你当年的绝伦风姿。

你为什么会立在这里?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不幸,以致于沦落到如此地步?你又是如何熬过了这漫长的岁月……

我们沿着当年的演教寺(现在是小学)一路走来,探寻了一直在不远处陪伴你的两棵黄葛树,当同行的女士在惊叹170多年和200多年树龄的时候,才想起在演教街拜寻你的历史。

清康熙年间,一群广东的客家人奉旨入川,经过长途跋涉,一路西进,来到了荣昌的西北部,见这儿山清水秀,便安顿下来。然而地广人稀,又缺少祭祀、娱乐的场所,他们如同其他“湖广填四川”的人群一样,自觉联合起来,花费了数年光阴才诞生了你。

漫长的两百多年,是你荣光的岁月。每天都有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前来祭拜南华老祖,每逢重大节日都有客家人来祭祀、听戏、办灯会等,大把大把的香烛携带着各种美好愿望熏得你如痴如醉,锣鼓喧天的川剧招引着挤满楼上楼下的人百看不厌,繁华红艳的灯会吸引着十里八里观灯猜谜的人乐此不疲。你,年轻过,开心过,然而并不高调。

从七十多年前开始,你遭遇了生命的低谷。你从属于远觉镇的广东移民所有,归为国有,你变成了服装厂厂房,变成了幼儿园,变成了教师宿舍,你曾拥有的塑像、香炉等早已埋没不见踪迹,你曾拥有了数百年的名字也随着宿主的变化而变化。你,抗议过,抱怨过,然而并不寂寞。

三十多年前,当荣昌仅剩的几处南华宫以危房拆除时,你幸运地成为唯一。不过,迎接你的是再次易主,你毫无选择地沦为三户人家的住宅,从此,你迎来了由“宫”到“宅”的转变:原本宽敞的院落被砌了墙,立起几间屋子,又增添了猪圈、厕所,戏台上也逐渐堆放起水缸、谷草、簸箕、板凳……更让你痛心的是,先前精美的人物花草雕刻也在日复一日的“宅”侵蚀中逐渐模糊。你,失望过,痛苦过,只剩下满腔的孤独。

十六年前,你似乎迎来了转机,一篇图文资料《三百年“南华宫”戏楼被用作猪圈》在中国新闻网、新浪新闻、搜狐新闻等网络刊登,记者说县政府已开始采取措施,以加强对你的研究和保护。六年前,重庆市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录有了你的名字,第二年,印着“重庆市优秀历史建筑 远觉镇南华宫戏楼”的牌匾就挂在了你的大门口。然而,时至今日,你的命运依旧没有得到半点改变,你还是只剩下两个七旬老人(当然,在你的眼中,他们不过是你看着长大的两个小孩子)看守的“宅”,纵然不久前你的大门处被拉起一道安全警戒线,却丝毫没有减缓你日渐衰败的进程。

在把我们这群作家协会成员当作“救星”的热心居民口中,我们听出了他们的热望:重建你昔日的容颜,尽可能保留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广东移民会所印记,将新农村书屋的书籍陈列到你的屋子,将小院讲堂安置在你的戏楼上……要真真实实见证你的人声鼎沸——这其实就是你的心声啊!

再次凝望整个远觉镇最古老的你,我们久久难以离去。

四海五湖如浮萍,青山何处觅乡愁?你的身上,不知怀揣了多少远觉人的乡愁,不知珍藏了多少远觉人记忆中的梦,也许“经历浩劫,损伤了肌体,却保留和锻炼了灵魂和精神”的你,更适合正在找回文化自信的新时代。

恍惚中,再次焕发青春的你,正笑盈盈地看着一个个迈入你大门的寻访者……


编辑:张伟作为荣昌最后的南华宫,你应该披着瑰丽的新装,扬起如苍鹰翅膀般的飞檐,吞吐着络绎不绝的人群。

可是你没有。

宛如一位披着破烂衣服、佝偻着残躯的老人,你颤巍巍地屹立在我们的眼前。

不知何时长到屋顶的野花野草,似乎在倾诉着你的落魄与哀伤,正大门的木质墙面褪色得不成样子,却远远好过你右边那一堵用木工板遮遮掩掩的墙,唯独戏台下方的横梁上,那一长一短两幅木雕画,在一堆凌乱的杂物中凸显出你当年的绝伦风姿。

你为什么会立在这里?究竟遭受了什么样的不幸,以致于沦落到如此地步?你又是如何熬过了这漫长的岁月……

我们沿着当年的演教寺(现在是小学)一路走来,探寻了一直在不远处陪伴你的两棵黄葛树,当同行的女士在惊叹170多年和200多年树龄的时候,才想起在演教街拜寻你的历史。

清康熙年间,一群广东的客家人奉旨入川,经过长途跋涉,一路西进,来到了荣昌的西北部,见这儿山清水秀,便安顿下来。然而地广人稀,又缺少祭祀、娱乐的场所,他们如同其他“湖广填四川”的人群一样,自觉联合起来,花费了数年光阴才诞生了你。

漫长的两百多年,是你荣光的岁月。每天都有进进出出的男女老少前来祭拜南华老祖,每逢重大节日都有客家人来祭祀、听戏、办灯会等,大把大把的香烛携带着各种美好愿望熏得你如痴如醉,锣鼓喧天的川剧招引着挤满楼上楼下的人百看不厌,繁华红艳的灯会吸引着十里八里观灯猜谜的人乐此不疲。你,年轻过,开心过,然而并不高调。

从七十多年前开始,你遭遇了生命的低谷。你从属于远觉镇的广东移民所有,归为国有,你变成了服装厂厂房,变成了幼儿园,变成了教师宿舍,你曾拥有的塑像、香炉等早已埋没不见踪迹,你曾拥有了数百年的名字也随着宿主的变化而变化。你,抗议过,抱怨过,然而并不寂寞。

三十多年前,当荣昌仅剩的几处南华宫以危房拆除时,你幸运地成为唯一。不过,迎接你的是再次易主,你毫无选择地沦为三户人家的住宅,从此,你迎来了由“宫”到“宅”的转变:原本宽敞的院落被砌了墙,立起几间屋子,又增添了猪圈、厕所,戏台上也逐渐堆放起水缸、谷草、簸箕、板凳……更让你痛心的是,先前精美的人物花草雕刻也在日复一日的“宅”侵蚀中逐渐模糊。你,失望过,痛苦过,只剩下满腔的孤独。

十六年前,你似乎迎来了转机,一篇图文资料《三百年“南华宫”戏楼被用作猪圈》在中国新闻网、新浪新闻、搜狐新闻等网络刊登,记者说县政府已开始采取措施,以加强对你的研究和保护。六年前,重庆市第一批优秀历史建筑名录有了你的名字,第二年,印着“重庆市优秀历史建筑 远觉镇南华宫戏楼”的牌匾就挂在了你的大门口。然而,时至今日,你的命运依旧没有得到半点改变,你还是只剩下两个七旬老人(当然,在你的眼中,他们不过是你看着长大的两个小孩子)看守的“宅”,纵然不久前你的大门处被拉起一道安全警戒线,却丝毫没有减缓你日渐衰败的进程。

在把我们这群作家协会成员当作“救星”的热心居民口中,我们听出了他们的热望:重建你昔日的容颜,尽可能保留有着三百多年历史的广东移民会所印记,将新农村书屋的书籍陈列到你的屋子,将小院讲堂安置在你的戏楼上……要真真实实见证你的人声鼎沸——这其实就是你的心声啊!

再次凝望整个远觉镇最古老的你,我们久久难以离去。

四海五湖如浮萍,青山何处觅乡愁?你的身上,不知怀揣了多少远觉人的乡愁,不知珍藏了多少远觉人记忆中的梦,也许“经历浩劫,损伤了肌体,却保留和锻炼了灵魂和精神”的你,更适合正在找回文化自信的新时代。

恍惚中,再次焕发青春的你,正笑盈盈地看着一个个迈入你大门的寻访者……


作者姓名:向开成

编辑主任:张伟


复制文本链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