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省/直辖市
  • 综合
  • 找项目
  • 找资金
  • 找技术
  • 找资源
  • 三农交易
油茶花开香神州
2022-09-07市县招商网

—记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王友国

王友国,是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农村农业科技带头人。

一、基层工作踏踏实实

王友国,农业推广研究员;重庆市科技特派员;重庆市国家“三区”科技人才;重庆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重庆市综合评标专家;重庆市科特派林业开发有限公司、重庆市三区油茶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在《中国草业科学》、《中国畜牧》、《林业科技通讯》等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18篇,国家知识产权5项,授权专利9项;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二等奖四项、三等奖三项;获重庆市农口糸统优秀共产党员等县政府以上先进个人及称号共18项;个人及相关事迹入选《共和国农业专家名人录》。从这一连串桂冠就可以知道王友国是一个农林科技专家。

然而,王友国这个“50”后,经历了“出生就挨饿,上学就停课” 的年代,小学没有读到多少书,那时的巫山县双龙区龙务公社(后撤销)农村因为教师缺乏,民办小学实行半耕半读,由于家庭人口多要放牛羊养家,每天只能去上半天课,且无教材,好在王友国记性好,老师教过的知识都搞得懂,不过他的老师也只有小学文化,王友国应该没有学到多少知识。

初中一年级没有上,二年级下期王友国到龙务小学“带帽”初中插班,老师检测他的知识程度,出了几道带有字母的数学题,并有一道繁分式计算题。王友国一见就开了“黄腔”:“老师,你这个题,把数字和啥子上下重起(叠)写,我还搞不懂哟!”这话让老师有点哭笑不得:“这个你都搞不懂,后面怎么学?这叫代数式。”

王友国见老师不高兴,就向老师表决心:“老师放心嘛,老师一教我就懂了!”后面一句没有听懂,以为老师说学校没有饭吃,要自己“带熟食”到学校吃午饭。心想:带什么“熟食”哟,饱一顿饿一顿都搞惯了。老师看他态度还很坚决,勉强让他试读。结果王友国通过刻苦自学,不耻下问,不但把前面没有学的“代带熟食”搞懂了,成绩还在班上名列前茅,1973年初中毕业时还统考上了普通高中,尽管上初中时没学英语,化学,物理,但通过高中阶段补课自学和 请教,在高中毕业时也算是学校成绩名额前茅的学生。

高中毕业后,王友国(知识分子)到龙雾公社农技站工作,他就开始搞科研。1977年,他亲自栽种了大窝苕,采用一株(根)红苕藤,采取“挡尖繁枝”技术、促枝、培土(摘除顶牙促进侧枝萌发,通过泥土压藤增加块根数量)。结果他获得巨大的成功,那一株红苕一共收获129斤,其中最大的一个红苕24.5斤,四川日报在二版用大幅度的篇幅报道了此事,特大红薯被运去四川科技大会作展览。

1977年9月王友国到宜宾农校参加“土壤肥料培训班”学习,学完后准备回乡稿土壤普查,年底高考制度恢复,他在宜宾参加了高考,上了四川省万县农学院。由于政审材料晚了几天送达,王友国错失了本科录取而只进入专科。

大专毕业时,巫山办起了福田农业职业高中,王友国回到了巫山任教农科班的专业课和普通班的生物课程,同时担任教导处主任和学校团总支书记。那时职业教育方兴未艾,人们对其还不怎么接受。王友国找有关部门要政策:农职业高中毕业生可以报考农村基层干部和乡干部。于是与县农广校联合办学,学生毕业后同时获得职高和中专文凭,有好多学生毕业后还成了当地的农技干部。

在农广校给乡镇干部培训班上课时,王友国一人从农技课到化学课多门课程全职兼任,需要几个人干的事,他一个人就干了,而且干好了。这一年,农广校被评为“四川省干部教育先进单位”,有学员由此成为优秀人才,成长为当地乡镇和县级部门主要负责人。当时分管组织的县委副书记在省里发言中还作为经验介绍此事。

1983年5月,在教育战线上王友国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的工作成了党的基层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干起工作方向更明确,干劲更充足,精力更充沛,成绩更明显。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像螺丝钉一样,扎扎实实地发挥其重要作用。

二、领导岗位更显本色

1986年9月,王友国归口调入巫山县农业局植保站、土肥站、种子公司做技术工作.亲自参与杂交玉米、杂交水稻种子制种,大小春作物品种区域试验示范等技术工作。在1987年至1990年期间,他先后承担省,地,县各类科研课题项目19项,并圆满结题,这期间他负责的科研项目工作分别获得四川省人民政府的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万县地区农业局和县政府科技奖八项奖励。在当时他自己都很受鼓舞。为推动当地农业的发展,贡献很大。

1991年,王友国被组织选派到官渡区公所工作。该区八个乡镇,八万多人,王友国特派到该区做科技副区长,区委委员分管农业。在这里他工作了三年,由于他出色的工作,身先士卒,短短两年就把官渡区在全县长期稳戴的农业“落后”帽子一举摘掉不说,全县当时所有的农业考核评比项目奖项头等奖大部分被官渡区获得,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以“农田水利基本建设”作了专题报道。

1993年撤区并镇,王友国就像“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于是被“搬到”巫山县农委,作巫山县农业项目办主任,农委副主任,同时兼任巫山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办公室主任和另外几个办公室主任,具体负责巫山全县的农业生产技术指导,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加上库区移民改土,成绩尤其显著,连续多年获得万县和四川省一等奖。这年姜春云副总理到巫山调研,现场表态把巫山作为他的农村工作联系县,这为巫山农业结构调整,落后面貌的改变带来了大量优惠政策和机遇。1995年和1996年,四川省委省政府连续两年在巫山召开全省农田水利基本建设现场会,把巫山的业绩作为经验推广。巫峡镇七星村改土工程被当时李鹏总理誉为“第二个大寨”。

1997年,王友国被组织安排到巫山县畜牧局作局长,党组书记。当时这个位置谁都不愿去“坐”,县领导对王友国做工作说:“希望你去了把畜牧局工作做好,改变万县市每次畜牧工作考核排名都在后面的窘况。你去当局长县里全力支持你。”当时这个局各种指标都落后于人,工作难做,领导们希望王友国能扭转局面翻开新的一页。

王友国不负重望,到任后通过走访调研,摸清底细,找准病因,然后对症下药,加强内部管理,向上争取发展畜牧业的政策,向下开展畜牧业发展技术培训,引导职工解放思想,增加职工福利,争取广东省对口支援,获得洋三元良种猪繁殖资源帮扶,争取《重庆日报》对口帮扶,共同帮扶竹贤乡(下庄村所在乡)。这里有一段趣事需要向读者道来:

原重庆市委宣传部部长滕久明对口帮扶巫山,抽调17个部门为帮扶成员,每个部门派一名干部作为挂职副局长,而畜牧局申请要求派一个有实力的单位来帮扶,没有得到县领导应允,帮扶部门落实到了所帮扶的单位,而畜牧局当然无望。王友国以为“没得戏”看了,也就没有再过问此事。

一日,县领导问王友国:“你说说畜牧局需要对口帮扶单位组织上己同意了,17个帮扶单位由你选,他在其中选择了《重庆日报》社,当时分管领导很高兴的说你选《重庆日报》社那就好,接着市宣传口带队领导召见王友国问他那就好三字是什么意思, 你选《重庆日报》社的理由是什么?”

王友国一口气说出选《重庆日报》社的三条理由:1、报社人员素质高,能起带头作用;2、畜牧局的工作需要宣传,鼓励士气,“重报”具有优势;3、《重庆日报》有经济实力。领导一听很高兴,随后他告诉王友国组织部长说那就好三个字的含意,他说县领导在研究帮扶单位也考虑了畜牧局,都认为畜牧局条件差怕给不起挂质人员的生活补贴等,因此就未给畜牧局安排帮扶单位,那么现在通知你在17个帮扶单位中选,那是组织部长的策略,

即是你选到任何一个单位都名花有主了,就报社没单位选这才通知你选,你恰好又选了报社,这就是那就好的意思.就样,县里为了满足你先提出的要求,畜牧局成为《重庆日报》的帮扶对象。不过你们局能够支付帮扶人员每个月500元的生活补贴吗?”王友国一听,不假思索就回答:“能,局里如果拿不起这钱,就从我的工资里扣!”就这样落实好了《重庆日报》对口帮扶巫山县畜牧局的事。后来重庆日报社长李华年打趣道:“好得王局长‘收留’了我们,不然我们都无人‘认领’啦!”

令王友国都没有想到的是,当时重报李华年社长给他来了一个好消息:重报的设备提档升级,淘汰旧设备,支援畜牧局,问王局长要还是不要?王友国如获至宝:“要!当然要啦!”,于是,王友国用这些设备为畜牧局办了一个印刷厂(那时,政府部门可以搞多种经营发展经济),当其他部门穷得“叮当”响,什么都要向国家伸手时,这个印刷厂为巫溪、巫山、城口印刷地方报纸,杂志等而赚得些利润,每年获得二三十万的资金积累。、

王友国把这些钱用于扶贫,直接跟畜牧局帮扶的村里的村民发放慰问金和改善办公条件以及移民搬迁补贴。王友国也被市宣传口帮扶集团评为“扶贫和农村移民”先进个人。重庆市直辖后第一个农畜牧项目落户巫山县,第一个畜牧工作会在巫山县召开;巫山畜牧局在万县地区及大重庆的排名终于靠前了。年末,王友国作为政府组成人员在县人大述职时被评为少有的“优秀”。

2001年9月王友国从巫山畜牧局到重庆市种畜场、华牧集团(两块牌子一个班子)工作,主要从事百万头生猪放心肉工程,王友国就兢兢业业地做,先后在垫江,粱平,涪陵等区县建立生猪养殖基地,生产合格的保证市场供应的放心肉商品猪,为当时的菜拦子工程保供作出了贡献。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2012难脱贫攻坚战啦开了序幕,再隔几年就该退休的王友国却申请到脱贫攻坚第一线实施科技帮扶,真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重庆市4个国家级贫困县之一。2013年王友国作为重庆市科技特派员来这里开展科技和创业扶贫。一直到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七年来,王友国扎根山区、领办企业,利用科研成果促进油茶产业发展。

王友国作为重庆市的科技特派员帮扶的五福镇大河村、高桥村,是位于武陵山区腹地的贫困村,离重庆主城500多公里,原来以传统产业为主,4000多亩野生老茶树被农户用来当柴烧。经过调查和科学论证,当地土壤特适宜油茶树生长。由此王友国认定发展油茶是当地脱贫致富的支柱产业。

在当地党委政府支持下,全镇规划发展富硒油茶高产示范基地30000亩。一是创造条件让农户特别是贫困农户直接参与基地建设,投身产业发展,让农民成为产业工人,从中获得长期稳定收益;二是通过应用良种良法、生态经营等技术措施,将基地油茶林建成亩产茶油40公斤、年亩产值3200元以上的高产高效示范基地,让昔日“柴火树”变成了“摇钱树”。脱贫攻坚有了政策做依靠,这样的变化让王友国深刻感受到了科技在脱贫攻坚中的巨大作用,能够想以前不敢想、做以前不敢做的事情,他也坚信科技能够不断提升贫困地区的再生动力,实现内涵式发展。

领办农业企业,从“退休者”变“创业者”。2016年,已退休的王友国响应市科技局等部门退休技术人员参与农村科技创业号召,领办了重庆市五福盈林业发展有限公司,从科技特派员转变为创业者。公司加强科研攻关,先后承担市级以上油茶类科研项目5项,取得科技成果3项、发明专利6项,注册“茗香乡”“雪玉山”等茶油商标,发展成为涵盖良种培育、种植、加工、销售的全产业链公司,2018年产值6450万元、利润880万元。公司被评为国家级科技型中小企业、国家级油茶产业科普示范基地和国家级科普惠农兴村先进单位。作为农民的儿子,王友国吃过苦、吃得苦、受过累、不怕累。因而最能理解农民需要什么,所以自己能够再创业,带领乡亲们富裕起来,他觉得自己的创业是甜蜜的,自己的退休生活更有意义。

创新联结模式,从“旁观者”变“参与者”。探索了以酉阳县天馆乡10000亩油茶为示范的“145”利润分红模式,即集体经济占10%、企业占40%、农民用土地入股占50%。目前,公司在五福镇的15000余亩油茶已有8000余亩开始挂果,2020年收获茶果80万斤,2021年约130万斤,全镇参与的1130户农户,有368户1100余名贫困人口通过利益联结模式人均实现务工和分红收入10000元。看着乡亲们日渐绽放的笑脸,王友国感到格外高兴,也为科技特派员这一光荣使命深感自豪。

下一步,王友国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在重庆专题调研脱贫攻坚时的殷殷嘱托,继续发挥好科技特派员的优势和作用,探索科技帮扶产业发展新模式,以酉阳五福、天馆等为自建油茶科技扶贫产业核心基地,带动彭水、巫山等周边6个区县种植油茶60万亩以上,推动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为巩固扶贫成果、助推乡村振兴作出新贡献。

今年5月30日国家自然资源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日前联合发布《关于保障油茶生产用地的通知》,明确支持利用低效茶园、低效人工商品林地、疏林地、灌木林地等各类适宜的非耕地国土资源改培油茶,扩大油茶种植面积。

两部门强调,要保障油茶生产用地需求。坚决守住耕地保护红线的前提下,支持利用低效茶园、低效人工商品林地、疏林地、灌木林地等各类适宜的非耕地国土资源改培油茶,扩大油茶种植面积。油茶、橡胶等各类经济林依据《森林法》纳入森林覆盖率、森林碳汇调查监测统计范围。扩种、改造油茶不影响林地保有量和森林覆盖率。两部门要求,油茶生产要实行精细管理。各地要在科学评估的基础上,规划布局好油茶扩种、改造土地利用空间,制定油茶种植改造三年行动方案,并将2023—2025年油茶生产任务落实到具体地块,建设任务要纳入国土空间规划“一张图”,实施全周期精准管理。

油茶是我国南方地区特有的木本油料树种,具有不与农争地、不与人争粮的独特优势和发展潜力。充分利用各类适宜的非耕地国土资源扩大油茶种植面积,加强现有低产低效油茶林改造,大幅提高茶油产量,是增加国内食用油供给的重要途径,也是维护国家粮食安全的重要内容。

目前,我国油茶种植面积约6800万亩,分布范围覆盖湖南、江西、广西等15个省份近800个县,其中,种植面积在10万亩以上的县有200个左右。全国茶油产量约90万吨,已成为我国消费量前十位的油种之一。按照规划,“十四五”期间,我国将新增油茶种植面积2300万亩,改造低产低效林2000万亩,全国油茶种植面积力争超过9000万亩,茶油产量达到200万吨,茶油占国内食用油消费的比例由2%提高到5%左右,成为增强国内食用油生产保障能力、丰富食用油品种的重要支撑。

王友国深受该《通知》的鼓舞,仿佛看见全国油茶满山开放,仿佛闻到了中华神州茶油飘香。

目前,重庆已经开发投产或将要投产的油茶有150万亩,王友国并不满足于此,他还要把油茶综合利用开发出跟茶油一样有价值的油茶系列产品如化妆品、洗涤日化用品,以代替从石油里提炼的烷基磺酸钠化学元素制造的如美国的保洁和日本的、韩国的一列化妆品。让国民在享用高端国油——茶油的同时,也使用无化学污染,无毒副作用以茶皂素为特色的高端“茗香乡”牌日化产品,发展油茶不但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还让农村人变得跟城里人一样美丽更美丽。

为此,王友国为农业发展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他把博士毕业的儿子王圣坤动员来一起创业发展油茶产业助推乡村振兴,带领研发团队负责公司油茶加工和产品研发,目前在茶油加工,茶皂素提纯,日化品研发等方面已经取得了可喜的成就。

2019年王友国被评为科技部优秀科技特派员, 受到通报表扬, 并作为代表到北京参会作交流发言。2021年9月被重庆市人社局和林业局推荐为全国绿化劳动模范(己公示)。

“我们的油茶企业,绝对不允许外资参股、占股、控股。必须做成纯粹的民族品牌。等都做成功了,我们就把整个企业交给国家。”听了王友国的这些话,真令人肃然起敬。

这就是民族农业专家、企业家的情怀和境界,谁说科技无国界呀?

主任编辑:张伟


复制文本链接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